多鏈科普|5 個角度全面剖析那些有「前途」的新方案

區塊鏈正式進入多鏈時代

「要想富,先修路」,這句來自中國農村的口號,動區專欄作者白話區塊鏈以農村要修路致富來比擬區塊鏈的多鏈時代的造「橋」案例,並列舉數個目前主流的跨鏈橋方案,和各個方案中令人矚目且富有前途的項目。 跨鏈橋:「多鏈時代」的重要參與者,與不同跨鏈橋的權衡)

國式口號「要想富,先修路」,跟區塊鏈有什麼關係?因為區塊鏈也開始「修路」了,只不過在這兒,大家叫它「橋」。

原先世界上只有一個以太坊,就像一個大村子,所有的生產消費活動等都在那裡,鐵匠鋪、農場、錢莊、市集 ……大家挨著都很近,不存在什麼「修路」的問題。

而現在的區塊鏈正式進入多鏈時代,以太村旁邊開了許多個其他的村子,雖然規模都沒有以太村大,但是也都有自己的鐵匠鋪、農場、錢莊、市集 ……

慢慢的許多嫌棄以太村太擠太貴的村民「移民」去了別的村,漸漸的幾個村子的人也都多了起來,以太村一家獨大的日子徹底結束了。

然後修路這事兒便正式被提上了日程,畢竟幾個村子之間還是得有經濟和消息往來,許多村民的資金也需要在各個村子之間周轉。

那麼問題來了,這個路(橋)應該怎麼修?聰明的人們想到了以下幾種方法:

找銀行

以太村原先有幾家大的錢莊,比如便安、水幣之類的,隨著周邊幾個村子逐漸變得興盛,它們在其他幾個村子也開了分行,由於這幾家錢莊一向口碑不錯,所以村民們也都信任它們。

在需要資金周轉,或是匯錢到其他村子的時候,往往會去找這些錢莊,他們也都提供各個村子的資金存取或是周轉服務,這便是最早我們常用的 CEX 方案。

嚴格意義來說,這根本不能算是「橋」,但這確實是個簡單而又行之有效的方案,或者說在橋時代之前,唯一的解決方案。

然而只有錢莊是不夠的,畢竟錢莊也可能倒閉,且更重要的是,在區塊鏈這麼一個講究「去中心化」的環境裡,這麼重要的業務卻總需要藉助「中心化」的錢莊來處理,太沒面子了……

於是有了其他幾種方案。

單點外部驗證

拋開錢莊中心化的弊端不談,很多場景下,錢莊完全無法滿足人們的要求。

比如比特村村民手裡的比特幣,其實每個村子都認,但是這個比特幣卻不能帶出比特村,人們又想在以太村或是其他村子使用比特幣,該怎麼辦呢?

有人找到了一位不屬於任何村落的德高望重的長者,跟他商量了這麼一件事:比特村的村民如果來長者這裡存入一筆比特幣,長者便給他發一個票據,這個票據可以在以太村自由流通,票據代表的面額和村民在長者那裡存入的比特幣等值。

同時,長者那裡存入的比特幣也「鎖定」在長者那裡,不得流通,直到有人拿票據來「解鎖」這些比特幣。

這麼做的好處是很方便,比特村的人想要去以太村用自己手裡的比特幣時,只需要找到長者存錢,拿票據即可,票據在以太村就像比特幣一樣好用。

壞處就是,這位德高望重的長者,雖說信譽良好,但萬一沒有抵禦住糖衣砲彈的誘惑,帶著大家存取的比特幣跑路了怎麼辦?

以太村流通的那些比特幣票據,由於失去了這些存取的比特幣資產背書直接會變成廢紙一張,讓用戶損失慘重。你一定不難看出,這就是以 WBTC 為代表的「單點外部驗證」的橋。

所有的安全性,都取決於託管 BTC 並發行 WBTC 的這家機構信譽。

多點外部驗證

既然我們不太放心那位「德高望重」的長者,那麼找多個聲譽還不錯的長者,一起來做這份存取、鎖定和發放票據的工作如何?

他們每個人的聲譽和品德都趕不上之前那位「德高望重」的長者,但它們人多啊!而且他們通常都得質押大量資產,才能夠獲得這個「驗證者」的資格。

那麼在資產質押 + 博弈的條件下,他們集體做出錯事的可能性便降低了許多,整體上比那位單個的長者更加可靠了一些。

要不怎麼說「去中心化」呢,多點外部驗證的代表,比如最近大火特火的 Anyswap、Synapse,還有之前紅了好久的 Rune 都是這一類風格。

原生驗證

聽起來很高大上,那麼什麼叫原生驗證?大家知道每個村子的秩序,都是靠村子裡的警察(礦工)來維持的。

像是比特村,以太村這些歷史悠久的村子,治安一直非常好,大家對警察的信任度也非常的高。新進崛起的幾個村落,雖然暫時還沒有積累出足夠的沉澱,但像是 Near 村,Cosmos 村等也都聲譽良好,治安井井有條。

如果我們在兩個聲譽良好的村子之間進行資產轉移的時候,是通過兩邊村子警察(礦工)的集體見證和擔保的前提下進行的呢?是不是就不再需要從外部世界,找一個或者多個長者了?

更加優秀的是,在兩邊警察的見證下,兩邊村子的人不僅能夠轉移資產,還能夠互相傳遞消息!真正的實現「隔空喊話」。很明顯,原生驗證這種模式的安全可靠,也不需要從外邊找人,也不需要質押資產 ……

不過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每次都得讓兩個村子的警察參與進來(任何兩條鏈之間部署這種原生驗證橋,開發者都需要在源鏈和目標鏈上開發部署新的輕客戶端智能合約),所以靈活性上和外部驗證模式差了不少。

這種風格的橋,自然以大家熟知的 Cosmos 的 IC 和 Near 的彩虹橋為代表。多幣和幣安 Lab 最新投資的 Layer Zero,則是絕對值得關注的新秀。

本地驗證(流動性網路)

這種模式基本都是基於比特幣閃電網路模型下的延伸,要理解這種橋的典型模式,得先理解兩個詞:原子交換和哈希時間鎖定。

什麼意思呢?比如一個人,想把他手裡的以太坊從 A 村轉移到 B 村,有什麼比長者,甚至比兩個村警察更靠譜的方法?

還真的有,那就是沒有感情和道德瑕疵的機器人!基於哈希鎖定的原子交換就是這麼一種機器人,機器人在 A 村收到來自你地址帶哈希鎖的付款,並指定一個過期時間鎖,然後去 B 村上你的地址發送了一筆同樣哈希鎖的轉帳。

你在 B 村的地址發現這筆轉帳之後,在 A 村公佈密鑰,解開哈希鎖,把資金釋放給機器人。然後機器人在 B 村用同樣的密鑰解開哈希鎖,把資金給你。如果你不公佈密鑰,則雙方都可以在時間鎖過期後,各自通過合約退回自己的資金。

在這種情況下,你完全不需要依賴機器人的名譽聲望和道德水準,而是依賴密碼學實現了 Code is Law。提供流動性的中繼節點 + 合約,組成了上文裡的「機器人」。

這種橋的代表無疑是最近最火的橋 Celer,另外沒發 Token 的 Hop和 Connext 在技術實現上和 Celer 略有不同,但整體也都屬於本地驗證的流動性網路橋模式。

小結

目前來說,主流的橋暫時都可以歸類到這五個大類,然而區塊鏈的世界日新月異,多鏈時代正式來臨,各個公鏈在不斷技術發展的同時,橋的底層技術、經濟激勵和博弈模型等也一定會不斷發展。

不同的場景,以及不同的需求也一定會有不同類型的橋去滿足,讓我們拭目以待公鏈的「百花齊放」與殘酷的「百橋大戰」吧!